戏紫

现实,有多残酷?抱歉,我还在中二期,还不懂得放弃

盐神180式(四)

    写得好慢,而且小伍又没有出场,我有罪T_T主要是觉得前面感情出现的太快,纠结要不要修文,但又想赶紧写到相亲相爱小甜饼,所以,写完再修吧~爱情嘛,就是这么任性又不讲道理,突然就来了,烈火燎原,不可阻挡,虽然还没烧到小伍→_→
    沐沐,专业撩机,人生导师,情感顾问,您恋爱的好帮手!(不要再玩失踪了好嘛,不管起红点还是变插画,都是掩不住的帅气!love you!)
一  、 二  、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当天晚上韩沐伯拎着夜宵上门的时候,谷嘉诚正在床上补觉。他按了好久的门铃才把人叫起来,还顶着个鸡窝头一脸不爽的样子。
    “啧。”眯眼看清来人,谷嘉诚烦躁转身,坐到沙发上打哈欠。
    韩沐伯顺手带上门,把夜宵放在茶几上,一脸嫌弃:“我说嘉诚,不就是玩个游戏嘛,你要不要一副刚失恋的堕落少男的样子啊。而且说好的晚上吃火锅呢?说好的玩后反馈呢?你丫竟然放我鸽子!”
    “我不打过电话了吗。”谷嘉诚打开外卖盒,是他爱吃的兔头,再没什么胃口也能啃几个。
    “你那叫打过电话!”韩沐伯从冰箱里拿出几瓶啤酒,“一句‘晚上不约了’,啥解释也没有就挂了,我当时就懵了好么!”虽然谷嘉诚一向话少,但说好的事一般不会随意爽约。即使临时有事也一定会解释清楚。再看他现在这副样子,估计真是碰上什么事了。他开了瓶酒递过去:“到底怎么回事?和游戏有关?”
    “……”谷嘉诚停下咀嚼,擦擦手接过酒瓶,一口闷掉了半瓶,“你还记得我上次谈恋爱是什么时候吗?”
     ……所以,这是思春了?韩沐伯略忐忑,这游戏还有让人想恋爱的功能啊?“恋爱啊……不就是大学那次吗?和你们系的校花林英,谈了得有小三年了吧。当时我们哥几个还以为等毕业了就能当上伴郎呢,结果还没等毕业你俩就分了,一个去了美利坚,一个拒了俄勒冈的offer直接找了工作,对这事闭口不提。我们一帮兄弟怕勾起你的伤心事,根本不敢在你面前谈起恋爱的话题,眼睁睁看着你这么个蓝颜祸水单身了两年。怎么着,终于想通要脱单啦?还是最近看上哪家小姑娘了?”
    “原来已经两年了啊。”单身太久,偶尔就会有心动的错觉吧,虽然连他都觉得,这解释牵强得有些可笑,“你最近一次心动是什么时候?”
    “你丫改行做情感顾问了啊?我可没感情问题向你咨询。”心动?这两年为了经营公司忙得连水微博的时间都没有,愣是从网红段子手变成了失踪人口,哪来的时间心动啊!“你到底怎么了?突然这么多愁善感的可不像你。”
    “我只是突然想知道,心动的感觉,到底是怎样的?喜欢一个人,又是怎样的?”谷嘉诚难得有些迷茫的样子,举着酒瓶斜靠在沙发上。
    韩沐伯作出一副吃了十惊的样子:“我的妈呀谷嘉诚,你开玩笑的吧!燃校大名鼎鼎的情圣校草竟然不知道心动和喜欢是啥?林英知道了得从美国飞回来揍你一顿啊!”
    “她知道。”谷嘉诚苦笑,“其实就是她说的。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,她总抱怨我太冷淡,觉得我根本不爱她,因为这个没少吵架。直到毕业那年我不肯跟她去美国,终于分了手。其实她也没说错。那次也好,之前几次也好,都是她们主动,我也不反感,就莫名其妙的在一起了。我尽量温柔地尽到男友的责任,但也没有再多了。沐伯,这算是喜欢,算是爱情吗?”
    这算哪门子恋爱啊!没开窍的毛头小子至少还有点青春的懵懂呢!感情他之前一直在我们面前装情圣来着!果然自古面瘫多腹黑!韩沐伯深吸了口气,压下满腹吐槽,冷静开口:“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,管它是不是呢。既然你现在突然开窍了,肯定是遇上什么让你心动的人了,不抓紧时间追搁这装什么哲学家呢!”
    “我和他不可能的。”谷嘉诚觉得自己略惨。24年里第一次动心,对象竟然是个男的,还是个虚拟游戏里一堆数据堆出的boss。他根本连感慨一下自己终将逝去的笔直岁月的心情都没有,就直接被人“鬼”殊途、物种隔离、何况还要保持安全距离的事实给打击懵了啊!
怂!韩沐伯用表情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:“那人是有夫之妇还是怎么地啊?谈恋爱又不是杀人放火,只要不害人不违心,最多表白被拒咯,也算追求过真爱了。你表白没?”
   “我刚认识他。”
    “她有对象了?结婚了?”
    “他……应该是单身。”
    “不要怂就是干啊少年!按你的说法这可是你二十几年里遇到的第一个真爱啊!要让别人追了去,你且后悔吧!”韩沐伯起身拍拍他的肩膀,又递上瓶酒,“喝完这瓶咱好好睡一觉,明早起来拾掇拾掇,该撩妹儿撩妹儿,该表白表白,拿出当年“燃校小冠希”的风采来!”
    “……”谷嘉诚接过酒瓶,犹豫是否该告诉他自己看上的是他游戏里的boss,还是男的……这样的情形,或许比看上有夫之妇好点?“你再让我想想。”
    “还想!”简直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!诶,好像不太对,“我说你平时慢腾腾地就算了,这事可慢不得啊!人生苦短,分秒必争啊少年!”韩沐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谷嘉诚,见他仍是一脸迷茫,想想感情的事也不能操之过急,叹口气道:“得,您自个儿好好想想吧,别想到啥歪路上就行。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尽管说。我就先走了啊!”说罢起身欲走,又顿住,补了一句:“额,我那个游戏啊,其实你思考的时候也可以顺便玩一下嘛,转换心情嘛。别忘了答应我的反馈哦~”
    转换心情……就是那个游戏把自己转换到现在纠结的心情啊!说到游戏……“沐伯,你那个游戏里的向导精灵都有自我意识?”
    “对啊,虽然每个玩家配备的向导都是批量生产的,外貌、个性大致相同,但他们有一定的自主思考能力,以便及时应对玩家出现的各类问题。因此,到后期,由于每个玩家的个性不同,对待他们的态度不同等外界环境因素影响,每个向导也会逐渐改变,大概有点像养孩子?养成游戏的乐趣嘛!”
    “那么,游戏里的boss呢?”谷嘉诚有点紧张。他不知道再问一遍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。因为即使答案和之前的不同,即使那人有自我意识,他又能怎么样呢?如果他是独立的,如果他能思考,如果他有感情,如果……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没有如果……
    “你以为人工智能多简单啊!游戏向导定量造一批就行,可boss需要有不同的难度、不同的行为方式,根据级别、场景不同会有各种细节变化,要一个个的设定自我意识得要多庞大的人力资金啊!我倒是想来着,不是公司之前亏本了么……你问这个干嘛啊?”
    谷嘉诚又恍惚起来。韩沐伯的话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,变得模糊又不真实。他摇摇头,转身往卧室走去,任凭身后的韩沐伯无语地抱怨了句,然后出了门。
其实也没什么差别啊,其实也不是第一次知道啊,其实应该早就有准备了啊,可为什么,他还是那么难过呢?为什么一想到他不过是游戏里的虚拟人物,不过是一堆没有意识、没有思维、没有感情的数据,一想到他们或许不会有未来,他的心就仿佛空了一块?
    这是喜欢吗?这是爱情吗?即使他是个男人,即使他活在二次元,即使他没有思想、没有感情,他喜欢他,谷嘉诚喜欢伍嘉成。
    豁然开朗。谷嘉诚弯起嘴角,之前的迷茫变得可笑。既然自己的感情不会因为这些而改变,那在这纠结个什么劲儿呢?至少,他还是单身,至少,他还能试试看。“下次见到他,不如表白吧。”他这么想着,终于睡了过去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
热度 ( 10 )

© 戏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