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紫

现实,有多残酷?抱歉,我还在中二期,还不懂得放弃

最坏不过如此

以下内容纯属虚构,拒绝鸳鸯锅,从我做起。

X-FIRE的第一个活动,是和红队的四个人一起参加的一档综艺节目,8个人,只介绍他们是燃烧吧少年出身的小鲜肉。事实上,出道后的假期结束后,官方就再没提过这个让白米饭们又爱又恨的队名了,也再也没有单将四小只捆在一起。同时开工的,是8位少年,住一起的,也是8个,住的房子,是少年之城,甚至连两两搭档,也是一白一红。仿佛那十二场比赛只是出道前的热身赛,仿佛那场旷日持久的粉丝battle只是场笑话,仿佛出道之夜激动的欢呼、欢愉的泪水不过是不值一提的梦一场,仿佛要让所有人忘了,那个光荣日,是纯白的。

于是越来越多的人仿佛真的忘记了。官方认证的团队成了8人团,专辑,影视剧,综艺活动,演唱会也都是8人一起参加,互动撒糖的必然是红白配,曾经高举官方认证大旗的美帝却成了邪教。粉丝们呐喊着,抱怨着,期盼着,可总得不到回应,那反对的声音也渐渐淡了。

熬过满满黑幕的赛制,熬过劳心劳力的人机大战,熬过不见尽头的假期,却没有熬过ty煮的这一锅掺着毒药的鸳鸯锅。最早的白米饭走了一批又一批,而新涌入的鸳鸯饭,渐渐掌握了主流。他们将那些顽固分子视为异端、毒唯、黑子,笑他们看不清少年们有爱互动的现实,骂他们的坚持伤了少年们的心,“哪还有什么白队,哪还有什么春之少年,哪还有什么嘉成兄弟。现在的团队才是最好的,最完美的,才是现实!”于是,剩下的那批人也沉默了,仿佛被他们劝服,仿佛终于咽下曾经难以接受的毒药,灼伤了喉咙,烧穿了肚肠。

真的就这么沉默了吗?

在少年们出现的所有场合,总有那么一个角落,一小撮白米饭高举纯白的旗帜,在其余粉丝的冷眼与嘲讽中高喊:“春春伊嘉凡沐磊!”“里外兼修,宇宙最帅,春之少年,独霸舞台!”“X-FIRE是纯白的!”“向着阳光,野蛮生长!”他们的呐喊混杂在鸳鸯饭的口号中,他们的旗帜隐藏在更多杂色的旗子里,他们被其余粉丝推搡、谩骂,可他们从未放弃,即便举到手臂僵直,喊到声嘶力竭,哭到双眼红肿。只要他们的四位少年能看见,能给他们一点反馈,让他们知道,那四人还记得那段一起拼搏的时光,还记得那个冬天燃起的团魂。

“你们够了!”终于有人忍不住,将那一小撮人推倒在地,“多久之前的事了,一定要一直这么讲下去吗?看清事实吧,知不知道什么叫ky啊!”

“那你们又知不知道,真正的事实是什么!?”他们坐在地上,旗仍未倒,眼角流着泪,眼神带着刀,“他们的团魂,是神奇的凝聚,是野蛮生长的张扬,是倔强的坚强,是we are young的呐喊,是暴走的狂野,是异类的不屈,是乱世巨星的王者之威!是一切的一切,点燃极致的白焰,煅出的纯白的皇冠!那才是真正的X-FIRE,是真正该出道的男团!”四下一片寂静,只有因过于激动略有些破音的嘶喊混杂着间或几声啜泣。
台上的人望向这个角落,四人神情尴尬,四人眼含泪光。突然,他们的小队长快速动了动嘴唇,无声地说了句什么,神情坚毅一如那日他对着评委,对着观众,说出“我们一个都不能少”,只是现下的这句话,却只有一直倔强地盯着他们的那几名白米饭注意到。
“春之少年,永不狗带”
那一瞬间,他们心中熄灭已久的烟花,终于又燃起了纯白的光。

最坏不过如此,即使成了少数,即使成了异类,我也绝不会放下手中的那面纯白的旗。愿意和我一起,等待四人身披荣光归来么?

评论 ( 23 )
热度 ( 69 )
  1. 想不出来了戏紫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快五个月了,前两段全中

© 戏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