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紫

现实,有多残酷?抱歉,我还在中二期,还不懂得放弃

凡心(二)

       二更……但不一定有下一更……毕竟每一段都能各自作为结尾……虽然内有大量白美cp描写,但我并不站这对,所以这文目前还是没有cp的。以后……还没定下来……○| ̄|_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   那个女孩儿叫做小美,在石牛镇上支了个卖饼的摊子。遇见她之后,慕容白的日常里除了看书练剑、巡视杀妖外又添了一样——找个没人能发现的地方看小美。他喜欢看她在阳光下仰起脸微笑,眯着眼睛像只餍足的猫;他喜欢看她在下雨天抬起手接雨,开出两朵初绽的白荷;他最喜欢的,是看她烙饼,挽起袖子露出两截白藕般的小臂,玉指纤纤揉捏着面团,偶尔抬起腕子擦汗,面颊上沾上些面粉,甚是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更小的时候,慕容白的娘亲也常常烙饼给他吃。摘了各色花瓣在蜜里泡上一整晚,然后包进面团里,再压出不同的形状。等烙好了,一个个地码在竹子编的饭盒里,金灿灿的冒着热气,甜丝丝的直往鼻子里钻。那俩长耳朵的兔子和大脑袋的花蛇是他的,其余的像是压扁了的水蜜桃,都是留给晚归的父亲的。

     “鲜花饼得刚出锅热腾腾的才好吃,等父亲回来,都凉了……”他拿着自己的两个,眼巴巴地望着剩下的。“小白乖,甜食吃多了容易牙疼。我们吃完两个就不吃了啊。”娘亲每次都这么跟他解释,可他知道才不是这样呢。

       有天夜里去厨房偷吃饼的时候,他经过院子,碰巧就撞见了正坐在梅树下的父亲和娘亲,旁边的桌子上摆着鲜花饼和酒壶。那两人对望着聊得开心,连一向严肃的父亲都难得笑得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,他就被父亲拎着后领扔回床上,剩下的鲜花饼一口也没吃着。

       真没想到父亲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爱吃甜食,高兴成那副样子。哦,还有娘亲,虽然烙好饼后她没吃,但进屋的时候他分明看见她嘴角也沾着花沫沫呢。两个大人夜里背着他偷吃,真是太过分了。不过,看在他们看起来那么开心的份上,鲜花饼就让给他们吧!小小的慕容白这么想着,带着笑容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   那时候的日子,每天都很开心。可惜……

       等慕容白从回忆里出来,天色已然变暗,小美也早已收了摊回去。镇上的房子一个个地亮起暖黄的灯光,衬得他这处愈发阴暗。他涩然一笑,转身回那个空荡荡的慕容家宅。

       可惜,再也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至少地府里的父母还能互相陪伴,不至于太过孤单。

       就是不知道地府里会不会开着花,能不能有地儿烙饼,父亲和娘亲能不能吃着鲜花饼呢?

       等下次忌日,做一些供上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他停了下来。他忽然想到该怎么跟小美搭话了!等明天天亮了,他要换上按父亲最喜欢的那件衣裳做的袍子,带上最好看的那顶帽子,走到她面前问她:“请问,能帮我做些鲜花饼吗?”哦,还得摘些花带去,万一她没准备就能直接送给她。她那么喜欢花,看到了一定会很开心,会冲他甜甜地笑。

       想到那样的场景,他原本低落的心情顿时明朗,运起轻功轻快地飞回了家。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盼望着第二天的降临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2 )

© 戏紫 | Powered by LOFTER